配對:澤田 綱吉×三浦 春

 眾人十年後設定

 接續-難以言喻

 

 

 

一開始就不該把她捲進來的。

 

站在接機口,阿綱微歛著溫暖的棕色眼眸如此想著。一身黑挺的西裝與這些年的經歷為他褪去了澀嫩,轉而代之的是身為義大利黑手黨首領的沉穩氣息。

 

溫暖裡帶些抑鬱的氣質與成熟卻有絲稚軟的容貌,兩者雖然衝突,但放在他身上卻是融合得那樣完美,讓他僅僅只是站在那裏就吸引了無數女孩的回眸。

 

他面上平靜地與一平一同等待即將到來的人,內心思緒洶湧翻騰。

 

即使成為了彭哥列十代他還是護不了全部的人。儘管每次事件都已盡最大努力將死傷降到最低,但每每看到血場上逐漸失去溫度與生氣的熟悉夥伴,他仍舊禁不住自責與懷疑。

 

究竟他在這裡的意義是什麼?難道所謂的守護是必須犧牲不相關的人來換取身邊的人的安全嗎?

 

不、這不是他想要的方式。

 

垂在身側的手微微握緊成拳,突地微顯銳利的棕眸裡含載著許多複雜的情緒。在這段時間裡,小春那初聞雙親遇害逝世、明明詫異哀傷卻又故作平靜的表情無時無刻不浮現於腦海。

 

 

『小春……知道了。謝謝你告訴我這件事。小春……小春這就回去收拾,然後馬上回日本。』

『哈咿,小春沒事!得趕緊回去收拾東西才行呢……』

『那麼阿綱,小春就先回去了。』

 

 

纖細的背影如常,看不出任何異狀。

直挺的背脊與輕穩的步伐依舊,看不出即將崩裂的碎痕。

 

什麼時候她也成了會隱藏的人?

 

阿綱閉了閉眸想藉此平撫有些大的起伏,只是才剛歛下思緒沒多久耳邊便響起驚喜的喊聲。他睜眼望向出口,方才還在他心海裡的人穿著休閒卻不失正式的連身褲從彼端走了出來。

 

「哈咿?阿綱?!」

 

還沒來得及好好打量已長成少女的一平便被一旁此時應該在義大利的人給佔了滿眼,小春在幾瞬的驚訝後便恍悟的冷靜了下來。

 

真的是都沒有變呢,還是那麼溫柔。

 

一平不知何時被藍波給拉到了一邊,原本疑惑微張的柔軟小嘴在看見後者對她輕搖了搖頭後便安靜的闔上。

 

有些事情即使當事人不說,旁人還是看得明白。看著那方互相沉默的倆人,藍波慵懶的打了個呵欠。

 

最終,還是阿綱那略顯慌措的溫和嗓音打破了這份沉寂。

 

「剛下飛機應該累了吧?要先去吃點休息還是東西……不是、先上車……唉,我在說什麼。」

 

頭尾不對句的問話與關心、懊惱的表情和不知該往哪放而尷尬遮臉的手,小春看著慌亂的他不禁噗哧一聲微笑,剔透澄澈的酒紅眸子盛滿亮晶晶的笑意。

 

不管過了多久,在認識親近的人面前他始終是那個性子溫和、溫柔善良的澤田 綱吉。

 

「剛剛在飛機上吃完餐後睡了一覺,小春現在精神很好呢。」她哈咿一聲揚起朝氣的笑容。

 

「這樣啊……那我們先上車再說吧?」被她的活力模樣所感染,阿綱也彎起了唇角提議。

 

這裡出入的人太多了,從他和一平抵達機場開始就有許多視線不斷投過來,雖然沒有惡意,但道道熱烈打量的目光刺在身上的感覺他還是不太能習慣。

 

見小春頷首同意,他習慣性探手地想幫忙拖拉行李,卻不小心碰到她拉著把手的細膩指尖。

 

滑膩玉潤、柔軟細嫩,與乾燥的粗糙相觸的剎間,那說不明的感觸讓他們都紅了面頰,雙雙裝沒事的縮回手。

 

然後一羞赧的別開視線、一窘紅著頰再度拉過行李箱。

 

「走吧。」


 

Fin.

 

 

× make small talk 

原本七夕當天要發上來,但是因為趕不及只好今天補上。

原本想敲黑執事謝莉同人當賀文,但不知怎地最後卻變成了綱春XD

在敲這篇的時候腦袋一直卡住,工作突然冒出很多事要處理

於是怒在文末小小灑糖。

最後補上遲來的祝福,祝大家七夕快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貓惺 的頭像
懶貓惺

懶癌病發

懶貓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