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大夢同人

 暗香弟子×雲夢弟子

 

 

 

足尖輕點於地、撲迎含溢清清水香與淡微花香的風飛躍於空,她身形輕靈地躍過龜雖壽來到橫踞於與湯池之間的激湍流處,水靈的杏眸微微往後一瞟,一聲若有似無的嘆息從粉嫩的唇中溢出。

這人怎麼還在呀?她深吸口氣壓下即將出口的嘆息。

這次回到雲夢原本是想去湯池洗去滿身的塵土與近日的疲憊,但身後的人一直跟著讓她渾身不自在極了,想直接過去也不是、不去又心癢渴望的很。

雲墨落在露水而出的硬土埂上,彎眉微蹙,柔柔軟軟的聲音帶著顯易覺察的懊惱與薄嗔。

「你不要再跟著我了!」

語音落,一陣清風拂過水面撥弄出漣漪,瓣瓣粉白花片隨之而落。幾乎是在風過的那瞬間,一道漆黑的身影瞬立現影,而伴隨著他的出現陣陣清雅的蘭花香氣瀰散風空。

暗香之人,身上皆有濃郁或淡雅的蘭香。聞此香,便知暗香人的到來。

雲墨仰頭望著眼前的男子,頎長瘦削的身軀搭上只消一眼就能攫人心神的妖豔面容,本該是賞心悅目的樣貌卻讓她覺得好像有什麼地方頗不協調的呆疑了眼兒。但她沒多加細想,只想快快與他說明白然後請對方離開,不然再這樣跟下去她都想要躲到自己的夢境裡別醒來了。

「你不要再跟著我了。」她瞅著他一個字一個字放慢速度地說著,小臉滿是認真。

她想去湯池沐浴啊,快走快走不要再跟著她了!

蘭凌看著眼前那明顯不開心的白淨透粉的小臉蛋,像對待鬧脾氣的孩子那樣面容始終溫和沉穩。

「誓諾已定,姑娘不能反悔。」他開口道,聲嗓溫煦和緩。

聽得他的話,雲墨一張臉都堵憋紅了,「你、你你…………」連手中執掌的燈都快被她的用力過度而給捏碎。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呀。她用力閉睜了幾下眼眸,突然覺得頭好疼。

早知道麻衣聖教一戰後她就直接回門派休息別跟戰友小姐姐們一同去酒館了,誰知道暗香的小姐姐會喊上其他師姐弟來、然後她還喝過了頭……嗚嗚,飲酒誤事飲酒誤事呀,偏偏她連那段醉酒的記憶都想不起來,更糟糕的是還把自己給賣了贖都贖不回來。

她忿忿地嗚嗚了幾聲。

「你不能這樣趁我醉酒的時候問話的啊……」她既懊惱又委屈,有種秀才遇見兵的煩躁感。「你、你這樣是趁人之危!」

蘭凌拿一雙潭般無波的眸子靜靜地凝睇著她,半晌後才緩緩開口:「是姑娘先拿下我的面罩的。」優美的唇形隨著他說話開闔,再襯上瑰粉的唇色好看到讓雲墨差點看入了迷。

……可我當時喝醉了根本就記不得你長什麼樣……咦等等,你、你的面罩呢?」

後知後覺的發現不對勁之處,雲墨在驚呼的同時手也沒歇下地趕緊遮住雙眼、並焦急轉身大喊:「我什麼都沒看到什麼都沒看到!真的!」還試圖消抹方才倆人交談了好半天的記憶與事實。

氣急敗壞的模樣與柔軟糯糯的嗓音讓蘭凌罕見的牽起一抹極淡的弧度,這破冰化雪的驚豔淺笑要是讓暗香那些使盡渾身解數卻還是不見他笑的師姐們看到了鐵定會氣死。

他眸底淺含笑意的凝視著她的背影。

「暗香從不讓人見著真面目。」

「我沒看到!」雲墨氣極地踱了幾步。

「除若自家人,見者死。」

「那、那就讓你殺!」且沒發覺自己的回話前後矛盾。

「可我不捨得。」

……你、我、我我,我不是故意要拿下你的面罩的,我當時喝醉了什麼都不記得啊!」

「無論有無心皆已成事實。」

「我不嫁!」

「我嫁。」

……不要啊啊啊───

雲墨垮著小臉可憐兮兮地仰望陽光明媚的天空。嗚嗚嗚,他不能因為她是雲夢(奶媽)就這樣欺負她呀。

……我要去湯池沐浴了,你別跟過來。」放棄再與他談話,她指著他絕望而弱氣地道,話裡帶著碎碎哭音與巴巴的委屈。

他也沒多說什麼,點點頭表示知道後就隱身了,誰也沒看到在消影之際他那因隱忍不住而微彎帶笑的淺蜜金色眸子。

 

『小姐姐,妳長得好好看啊。』

『姑娘,我是男的。』

『妳騙人,妳長得這麼好看一定是小姐姐……唔,戴著面罩就已經這麼好看了,如果脫掉面罩的話一定更好看。』

『只有情緣和門派的人能摘下面罩,姑娘願意當我的情緣?』

『嗯──好哇,可是寧寧會不會生氣我拐走她的師妹?

『不會的,寧寧師姐很喜歡妳。』

『那就沒關係了……哇,妳真的好漂亮呀~嘿嘿,好幸福,以後我就有家人了。』

『嗯。以後我們就是家人了。』


 

Fin.

× make small talk 

最近被江湖大夢迷到整天狂玩

以至於一直忘了更文……( 掩面被揍 )

暗香小師弟好可愛啊

妥妥的總受,讓人好想欺負啊♥( 警察伯伯啊啊啊 )

方思明也好帥,明明楚留香才是主角但大家都愛思明xD

總之歡迎大家一起入坑,一起拜入方思明教♥(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貓惺 的頭像
懶貓惺

懶癌病發

懶貓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