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  劍三同人

o  萬花丐幫

 

 

 

 

 

 

「大夫大夫,您為什麼不看我呢?」

女孩撐捧白嫩透紅的粉腮衣不蔽體的趴在竹榻上,露出纏滿帶藥泥的白布條的胸腹處彎晃著白嫩嫩的腳丫,渾然不覺此舉有什麼不妥。

只見她粉雕玉琢的細緻臉蛋上掛著鬼靈精怪的壞笑、微帶稚氣的嬌媚大眼兒閃著狡黠的亮光,仰望著面容困擾的溫柔男子故意非常地擺出無辜不解的模樣。

自從那次與藏劍對決戰敗負傷她便藏在蓊鬱老樹那疊密的枝葉中暫做停留,卻因傷口感染高燒不退造成體力不支從枝頭上跌落,恰好被聲稱天好日好溜師父最剛好的路過的萬花小醫者給撿了回去--當然,發現的是她、實際撿的是她師父。

「小衿……妳的傷也好得差不多了,再不返家妳的家人會擔心的。」不去看她衣衫不整的模樣,始終垂眉歛眸著的男子拿著杵將缽裡的藥草磨碎成粉,淡淡的藥草清香隨著被輾壓緩緩散溢縈漫。

他坐在竹窗邊,被晨陽披灑上紗薄微光的臉龐白淨而清秀,僅用沉紫色絲帶半綁著的烏緞長髮如瀑傾瀉,末尾漸緩並蜿蜒於竹榻上。如水的面容寧靜無波瀾,聲音也似其人的溫和柔醇。

溫潤柔軟、沉靜恬然。

他是她所看過最最好看的人,氣質也是她所見過最最好的人,他給人的感覺就像湖泊那樣清緩而包容。待在他身邊,即使什麼都不做也很舒服愜意。

但她最喜歡的,還是他嘴邊那淡淡的溫柔微笑。

他溫聲提醒著女孩停留的時間,卻得來對方小小的沉寂。

凝視著竹榻一點,她道:「大夫您別擔心,我沒有家人,所以沒有會為我牽掛的對象。雖然有師父,但師父現也自顧不暇,約莫兩三年後才能來尋我。」紅唇微抿,嬌媚漂亮的眼兒泛著淺淺水霧。「若您再趕我走的話,我可就真的無家可歸啦。」

她撐臂坐起,看似落寞不安而半歛下的眼兒底掠過一線精黠。

她可沒扯謊,師父是忙著躲避明教小哥的追趕自身難保沒錯;約兩三年後才會解決來尋她也沒錯,估計到時還會帶回一名師丈一同來教訓她。

不過她可沒那麼傻,哪會乖乖坐著等著別人上門來修理?在師父他們找來前她就會離開天涯流浪去了。

「我不是要趕妳走。只是……」聽見她說除師父外再無任何親人,他眉頭輕蹙著想解釋,卻被一道天真嬌嫩的嗓音給急急打斷了後話。

「什麼?師父您怎麼可以趁我不在的時候要趕走小衿兒?」

未盡的話語凝在喉頭,他看著身揹藥簍火燒火燎衝進裡室的小徒弟,只見垂於繫綁左右的包兒下的黑柔髮辮隨著她的動作在空中飛揚、並撒落幾許濕潤塵土證實主人方才在外頭野的事實,原本乾淨的小臉還多了幾道隨意擦拭而過的泥痕與碎碎青草,渾身沾滿土壤與綠草的味道。

「小衿兒午好啊。」笑眸彎彎有禮的朝那邊打了聲招呼,再轉回來放下與稚幼的軀體相差無多的大藥簍與自家師父爭議,「師父,就算您要懲罰我上次趁您睡時偷掀衣褲認穴位的事也不能趕走傷患呀!」

原想掏出布帕遞給小徒弟擦淨的動作在聽得後邊的話後頓時一滯,白淨的臉龐逐緩暈開困窘的薄紅。

這孩子……就不能小聲點兒嗎?

 

To be continued.

 

× make small talk 

爆字了,敲了快一千五百字都還沒進入正題,只好拆成上下兩篇放上來

這篇是溫柔耐心的花花對鬼靈直接的丐蘿。

上篇的小萬花和帥屍體也來串場刷存在感XD

覺得這對好有愛♥私心讓他們出來晃一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貓惺 的頭像
懶貓惺

懶癌病發

懶貓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