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對:奇犽‧揍敵客×妳

  腦洞大開

  抒發作,笑笑看過即可

 

 

 

蓬鬆柔軟的銀白頭髮、貓樣的深藍眼眸、精緻的臉廓,和小傑在一起時總是上揚著的唇角;深沉與明亮混織的目色、閃爍好奇的雙眼、戲謔淘氣的笑容,看到巧克力時孩子氣的饞樣。

──奇犽揍敵客。

對她來說不僅僅是二次元的人物、更是連結此與彼的鑰扣。

在科技進步飛快與資訊爆炸的現實世界,無論老幼肩上所背負的壓力每日俱增,就連難得的睡眠時間大腦也持續不停地運轉著,讓人即使睡滿了八小時醒來後還是覺得疲憊,於是便有了全息遊戲的產生。

原意是想讓使用者更為放鬆地進入睡眠,可不知為何似乎有點變了調。

其實她不知道這樣該說好還是不好,她那沉淪動漫世界的弟弟因為這項技術的發明而整日宅在遊戲艙裡不出門,甚至還改造數據與機器把家裡造成一個擴大版的全息艙,即使不用儀器也能自由進出次元遊戲。

至少對她來說這樣改造的結果是好的。

自從兩個不同的次元連結上後,以下的情景與對話便幾乎天天上演。

「所以其實你是愛著小傑的吧?沒事別擔心,我不會告訴其他人的。」

「什、妳別亂說!我跟小傑……

「是基友。我懂。」

「妳這女人……我跟小傑只是……

「砲友?嗯……這樣不太好呢,畢竟你們都還小。」

眸兒微彎的將一塊皮酥肉嫩的帶皮豬肉送進嘴裡,烤得恰到好處的酥皮肉身流著令人食慾大振的肉脂,撒上簡單的椒鹽就是一道最美味的料理。

一口接著一口從沒停下過,她邊吃著邊用餘光將對方氣得蓬毛的模樣收進眼底。

或許也算是件好事呢,弟弟的改造。因為這樣她才有機會與從前只能從漫畫上或屏幕裡看到的人有實質上的接觸。

「咦?砲友是什麼啊?」始終忙著吃東西的小傑終於空出嘴拋出了疑問,他那雙明亮活力的褐色眼睛閃著濃烈的好奇與求知慾,讓人不忍心無視他的問題。

嚥下肉,她喝了口果汁潤潤喉,「炮友就是……咦?奇犽你做什麼?我不說就是了,別、啊,快點拿開呀!」正欲準備說明解釋,便被用筷子夾著瓢蟲寸寸逼近的奇犽給嚇變了臉硬生結束話題。

雙眼緊閉著伸長了緊抓著拿來裝肉的盤子的手,當作盾牌擋在自己與奇犽之間,上頭還沾著緩緩往下流的誘人油光。

別人是怕蟑螂怕蜘蛛,但她怕的卻是小巧渾圓的可愛瓢蟲。她自己也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會害怕這樣外表可愛無害的小昆蟲。

不過在遇見奇犽後她似乎有那麼點明白為什麼了。

悻悻收回嚇人的手,奇犽鬆開筷子,重獲自由的小瓢蟲立即展開有小黑斑點的鮮紅外殼、振動翅膀飛離這裡。

「真搞不懂妳。明明看起來膽子挺大的,卻怕這樣的小昆蟲。」

「我也搞不懂你。明明就喜歡小傑,卻死不承認。」

放下油盤,她擦去額際沁出的冷汗再次夾了塊酥皮豬肉放進嘴裡咀嚼壓驚,對於額冒青筋炸毛齜牙的某貓完全視而不見。

聽著小傑無奈呵笑安撫的聲音,她淡淡一晒。

貓再怎麼無辜可愛,仍然有人避若蛇蠍;就如同瓢蟲,外表雖嬌小可愛卻仍有畏懼牠的人存在。

但她害怕的原因並不是那麼純粹。是因為她知道一件事物的外在越是可愛就越是吸引人靠近,一旦有所接觸後便會逐漸迷戀,最後以所想像不到的速度急速沉淪。

她害怕這種不在掌控中的感覺,將大部分的自己放到別人手裡的感覺令她憂懼。

凝睇正以大吃發洩的奇犽,她收回了視線。

可即使明白必須保持距離,卻還是不由自主地接近並喜歡。真是矛盾。

放下筷子,她揹起放在一旁的背包站起身。

「晚點還跟朋友有約,我先回去了。晚上再過來。」彎起嘴角,她朝倆人揮了揮手後便回到了所屬的世界。

將包掛上房門旁的吊鉤,她來到弟弟的寢室,望著意料中空無一人的空間暗自嘆了口氣。

次元的不同即是最殘酷的現實。在那裏她可以有多暢快就有多肆意,可終歸到底畢竟是現實中的人,還是有必須處理跟該做的事情。

慢步踱進客廳,她一個轉身跳躺進沙發,柔軟舒適的觸感讓她吁出了長氣。

但誰能證明這裡才是真正的現實世界呢?說不定奇犽他們覺得他們那裡才是所謂的現實也說不定。

抱過沙發上的小抱枕,她闔上眼睛。

不過……或許對他們來說兩邊都是真正的現實,生長的次元便是決定了現實二字的定義。

輕呵出睏意,她逐漸沉入夢鄉。

晚上帶些巧克力過去吧。

 

Fin.

× make small talk 

次元的不同真的是最殘酷的現實QxQ

多想到動漫世界邂逅各個美男啊嗚嗚嗚

就算是躲在暗處看也好,就是想親眼看到、碰到他們!

這篇完全是在抒發怨氣心情,強烈祈禱會有次元穿越機器的產生。

我絕對會買回來的!!!!!!!!!( 醫生-這裡有偷跑出來的病患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貓惺 的頭像
懶貓惺

懶癌病發

懶貓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