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對:黑子 哲也×吉井 

吉井 凝為自家女兒

奇幻架空

囚禁天使之續II

 

 

 

「能把手交付,給我機會和妳跳一曲嗎?」

 

跟在黑子和黃瀨身後走進滿室和著血味的香醇酒香的殿廷,四周嘈雜嘻笑的鬧聲不斷,讓向來喜靜的她很是不習慣。

「跟緊我們不要走丟了,不然如果被抓去吸乾血的話就算是小赤司也救不了妳……好痛啊小黑子,為什麼打我?!」

滿殿公爵伯爵階級的吸血族人讓即使嘻皮笑臉散漫慣了的黃瀨也不禁繃緊了神經,就怕單純的天使一個不小心就走丟被拐走,只是好心提醒的話語從他嘴裡出來卻成了恐怖的威嚇,讓尾在後頭的黑子反射性地就一掌擊上他的背。

他淚汪汪的喳呼喊痛,卻換來同伴面無表情的領著想要安慰他可是卻又不知該怎麼開口的天使迅速走離。

「小黑子──」別丟下他自己走掉啊!!

Methuselah。」

淚眼目送對方雙雙離去的背影,原本正想提腳追上的黃瀨,淚光盈盈的金眸在聽見某道聲音後轉瞬銳利起來,俊帥的臉上是毫不掩飾的不耐煩。

偏偏在這個時候來……等等要花點力氣去找小黑子他們了。

拉鬆有些緊縛的領帶,他轉身倚靠在一旁潔淨的柱上懶懶得看向眼前恭敬躬身的血侍,眼神有著一絲煩躁。

……怎麼?」

在面對夥伴以外的人,他只能戴上面具對戲。

「抑時獄牢開始騷亂了,其他大人們讓我過來請Methuselah指示。」沒察覺到眼前人的情緒波動,血侍依舊癱著臉恭敬彎身報告。

騷亂?

微瞇起眸,黃瀨微微沉思了幾秒。「這件事交給Yamazaki,他會處理好。」他下達著指令,燦金的眸子一瞬也不瞬地睇著眼前的人,嗅著從對方身上飄出淡薄近無的血味唇微勾挑起冰冷的弧度。

夠大膽。可在他們底下不需要心大的人。

看來該換一批新的了。

「遵令,Methuselah。」

看著血侍逐漸遠去的背影,他收起了面具,唯一還留在臉上的是淡淺近無的嘲諷。

真是收拾不完的麻煩。

輕聲咋舌,他轉身離開。

 

 

 

乖巧地跟著黑子繞著充滿酒香的華美廳宴旁走,凝擔心著一雙墨綠的貓兒眼不時地回頭看黃瀨是否跟了上來。

雖說與黑子君比起來是喜歡說話了一些,但其實人還是很好的。如果就這麼拋下他不管的話,她覺得好像、有那麼一點……不太好。

……那個,不管黃瀨君……沒問題嗎?」偷偷覷著放慢步調與自己並肩齊走的黑子,從未與異性如此靠近的距離讓凝略顯無措的視線不斷飄游。

「黃瀨君找得到我們的,請別擔心。」

黑子指著右前方為她導引下一個方向,感受到那不斷飄來又溜走的視線,水藍的眸底蕩滿淺淺笑意。

與他們吸血族不同,身為天父寵愛的一族,天使即使單純卻也聰慧靈黠、心緒細膩,不管發生任何事,總是迎對陽光的他們身上完全找不到一點背對光明的行緒。

……可也並非每個都是如此。

揮去腦海裡的濃厚黑影,眼裡的笑意淡去。黑子有意無意的擋去幾道朝凝而來的打量目光,同時施了道隱蔽對方身上裊弱的、像是被陽光曬過後夾帶花果清甜氣息的咒。

「吉井桑,請跟緊我。」然後,輕輕扣住皓腕即時將差點拐錯彎走失的天使拉回身邊,對上她仰起的迷茫小臉,他開口提醒。

「诶?好、好的!」

羞臊了粉頰,凝眨了眨眼想眨去從剛才就逐漸襲上的迷糊醉意,但卻成效不彰,整個人呈現酒醉醺態。

瀰漫了整個廳宴的揉雜了酒香、淡微血氣,以及男女仕濃淺不一的香水味的空氣,混染出的氣味對她來說有些窒息暈醉。

在天界時,她從未聞到過這樣濃厚而略刺鼻的味道,以至於很是不習慣的被這股氣味給醺亂了思緒。

腦袋暈糊的無法思考,凝不自覺地朝已察覺到她不對勁的黑子漾開一抹嬌憨的笑紋,甜甜糯糯的、燦爛軟蜜。

「吉井桑?」

「哎、Methuselah您在這裡呀!」

就在黑子看著明顯酒醉並綻露出比以往更加甜蜜笑容的天使思忖接下來的事宜時,一道諂笑驀地強行插入兩人之間,帶著令人不愉快的聲調與隱約的甜美氣息橫行彰顯存在,讓他不禁暗暗蹙起眉頭。

反射性地迅速回身並自然踏向前擋住暈醉然然的天使,無表情的臉上是慣常的淡然。

「嗯。」淡淡回以一字,不想再有後續交談的意味明顯非常,無奈對方雖有敏銳察覺到這層意思卻依舊打纏而上。

「好難得會在宴會上見到Methuselah您,通常會來的都是Methuselah K.R。」將右手仍有三分滿的高腳玻璃往前遞給Methuselah之中鮮少現身的水藍人物,邪挑上揚的腥紅眸子微微彎著牽動鮮紅的唇大大彎擴,蒼白的臉上淨載幽暗誇張的笑意。

黑子沒有回話,靜靜地接過隨動作晃蕩的澄澈的酒紅液體。即便是在這飄溢濃酒香氣的廳堂裡,他身上清淡微甜的香草氣息依舊緲弱輕存,沒有絲毫被掩蓋。

「既然來了,不如請您跳一隻舞開啟宴會的序幕如何呢?」像是對他的沉默不在意,在低頭抿了口酒後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對黑子擠眉弄眼的道。「由您開場,今晚肯定是場盛宴!」

聽到這句話,黑子蹙了蹙眉。

他本就不愛宴會,通常這類的相關事務都是交由黃瀨君負責打理的。更何況此刻還有凝在,他更不可能答應了。

抬眸直盯盯望向笑得燦爛的對方欲開口拒絕,卻乍然接收到一如同水波在腦海裡迴漾開來的甜軟嗓音,讓他倏地止住了開口的動作。

是心音,只有傳遞者與接收者才聽得到,第三者是絕對聽不見的。

『黑子君要跳舞嗎?』

微醺的嬌憨即使不用見面也能從聲音中想像一二,讓他禁不住莞爾。

『不,我沒有要跳。』

『那如果哪天黑子君要跳舞的話我可以來看嗎?我也想看黑子君跳舞,一定很帥氣!』

『好。』難得的,他答應了。

如果有那一天的話,他一定會邀請她來的。

 

Fin.

× make small talk 

再度做了大幅度的變動。

覺得之前的節奏太快了,想要再慢一點於是修改。

將這篇修得再完整一點,盡力寫出想要呈現的感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貓惺 的頭像
懶貓惺

懶癌病發

懶貓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