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推特的#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企劃

 

 

 

人類真是殘忍的生物。

她隱身於漆黑的巷口,靜靜地看著一群舉著火把的人圍著一名孩子怒號謾罵,任何想得到的傷人惡語全隨著風傳進耳裡。

連同族的幼小生命都可以如此對待。

曜黑的眼瞳映照著熊熊搖曳的火光與揮拳動腳的醜陋身影,她靜靜地在一旁看著就像在等戲劇落幕。

這無關她的事,她不需出手、只需觀看就好。

儘管心底有那麼一絲的衝動。

儘管眼前的景象似曾相識得讓全身灼熱疼痛。

 

吁吁粗喘的叱罵不斷,唯有一句重複不變。

 

 

魔鬼的孩子

 

 

她聽到他們這麼喊。

 

 

我不是…

 

 

圍圈的中央傳出一道虛微貧弱的聲音,稚嫩的嗓裡帶著痛絕的沙啞悶哼與不解的憤衛。

微瞇起眼,她看向那孩子,將後者臉上隱忍不住的悲辱怨怒全看進眼底。

太弱小了。

弱小的人就連反擊都氣軟無力,撓癢似止不住任何痛癢。

 

只有魔鬼的孩子才會有這種眼睛跟膚色。

都是因為他村裡才會災疫不斷!

禍害!

這孩子是禍害!

要是你的存在我們也不會過得這麼辛苦!

全都是你害的!

 

謾罵蜚語漫天起落,沒有人看到孩子眼底灰黑的絕望與求救訊息,對於孩子臉上不斷流下的淚水所有人全選擇了忽視。

對他們來說,這孩子是承載災禍的容器與怠惰的藉口。

是厭惡恐懼的存在、也是謊言必需的存在。

 

人總是對於害怕厭煩的事物找盡所有藉口來逃避面對,且一旦只要找到發洩的目標,所有炮口將會一致對往標靶全力轟炸。

而那孩子,就是此次的標靶。

 

我不是、

我不是魔鬼的孩子!

我有爸爸媽媽、

有好愛的姥姥!

 

黑暗紛雜的情緒全攪成一團,孩子躁亂狂嚷的心頻震盪周圍的空氣波動、帶著窒心的哽咽與悲泣。

 

姥姥說眼睛是神賜給我的禮物、

皮膚是神的恩惠,

所以我不是魔鬼的孩子,

 

但他所不知道的是,再怎麼親近的血緣終究還是分別的個體。大難來時各自飛,求生是所有生物的本能。

而人類更是。

 

我不是魔鬼的孩子!

你們弄錯了、我不是!

 

可在眾多的自生憤怒與謊口面前一切的說明與真相皆為無用,人們只會選擇對自己有利的去相信,背對真實的村民厭怒地拳腳相向,開始了下一波的大義懲治。

始終在一旁觀看的她見到這副景象,眉間的皺褶微微緊縮了縮、優雅的唇也抿成了冷硬的直線。

 

這就是異端的下場。

毀滅虐亡--無論身心。

 

「既然你們這麼討厭這孩子,那就給我吧。」面色淡然地現身於男孩身後,微寬的黑色袖袍隨著優美的咒文在空中劃出一道弧度,而回應她呼喚的精靈則替他們擋下了火棍的攻擊。

若讓浸滿蠟油並滋滋烈響的火棍打上身體,後果不堪設想。

她抱著內心嚎啕大哭的孩子,一手遮住了他的眼,不再讓他多看眼前諸多人的臉孔。

不需要、也沒必要看,多看無益。

 

「是魔鬼!是魔鬼降臨了!!」

「魔鬼來帶走她的孩子了!」

「快、快逃啊!再不逃就要被抓去獻祭了!」

 

見她驀地憑空出現,誤以為是魔鬼降臨的村民們紛紛尖叫逃散,景幕一瞬間恍如末日。

 

如果她真是魔鬼,她絕不會拿這些人來獻祭。

因為太難吃了。

 

對於周遭的嘈雜鬧喊沒多加理會,她直接當成背景音無視。對她來說那些村民不重要,重要的是面前的男孩。

看著滿身狼狽髒亂的孩子,白嫩的肌膚佈滿了怵目驚心的青紫瘀痕與大小不一的灰黑腳印,小小的手和臉頰紫紅腫脹、身上多處都是沾雜了沙石的滲血傷口。

忽略掌心下的濕濡感與顫抖,她淡淡地開口道:「我的名字是多羅坦娜,想帶你回去我的領地療傷,但如果你想繼續留下來的話只需向前一步我就知道了。」

她讓他自己選擇,即便她已插手救了他。

 

靜靜地等著他的回應,多羅坦娜順先處理了幾處較嚴重的傷。但等處理完後過了好半晌,男孩仍舊維持著站姿沒有任何動作。

大約是害怕又落入另一個虎穴吧。

她淡淡地想。

 

「不相信我是對的。」她緩緩放下遮住他雙眼的手,「不論選擇哪一個你只要知道一點就夠了。不管從誰從哪裡,只要學到對自己有利的事物你就會越來越強大,強大的人不必刻意自會得到人的敬畏、也不再有人敢像今天這樣對你。」

這是事實,殘酷而現實的事實。

如果不想再落入這般境地就必須成為強者,唯有強者才能得到意義上的尊敬--即使異於常人也是。

 

以為她要離開的男孩急急抓住她的手,即使手心腫脹連握拳都有困難,但他仍急切而固執地抓著不放。

多羅坦娜頓了頓,沒有動作的任由男孩抓著。

良久,才聽得細弱的嗓音抖顫著響起。

 

「如果跟妳走……」如驚弓之鳥駝縮著身體,男孩努力地控制不住打顫的牙別再碰撞發出喀喀的聲響,並艱難的將字句說出口。「妳也會這、樣……對我嗎?」

緩眨下眼,多羅坦娜淡淡道:「沒這種興趣。」

而且要費的力氣太多了,她不做這種事。

 

「爸媽媽姥姥……

「之後你隨時想走都可以。」

 

靜默了好半晌,男孩才慢慢地把手裡的溫熱柔軟轉入小小的懷中,一點一滴、緩慢而堅定的。

明明是陌生人,可他現在能相信的卻只有她。

他嗚咽著緊緊抱著,然後放聲大哭。

 

 

Fin,

 

 

×《 make small talk 》

雖然是老套的梗卻寫得很開心♥( 這人 )

如果有機會的話應該會出小番外,來寫寫孩子之後的故事。

最近虐感大爆發,剛好練練找回虐的手感,希望孩子們別半夜來夢裡抗議

我是絕對不會更改情節der!!( 後媽認證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貓惺 的頭像
懶貓惺

懶癌病發

懶貓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